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一枚指纹 半个足迹 一生追踪

2019-11-06 来源:法制网
分享到:

翻开微微泛黄的卷宗,一份沉眠的指纹鉴定记录,打开了一段尘封的历史。

多年前,内蒙古通辽市科左中旗保康镇发生一起轰动全城的杀人案,然而多次勘验现场,始终未发现任何蛛丝马迹。凭借丰富的勘查经验技术,一名老侦查员最终从信封口内壁发现了一枚令人难以发现的指纹。

而发现这枚指纹的叫李有金,科左中旗第一代刑事技术侦查员。

一枚指纹、半个足印……翻看李有金按年度装订成册的现勘笔录,所记所载无不如是。从警半个多世纪,数以千计的现场勘查,记录了他一生不舍追求。

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

如今,76岁的李有金依然奋战在刑侦一线……

一朝选择,一生信守

“我啥也不会干,就会干这一手活。只要组织需要,我随时听从调遣。”李有金说。从少年到白头,赤子之心,从未改变。

1962年,李有金从陕北应征入伍,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卫戍区。1968年,为响应国家号召,他毅然选择转业到内蒙古支援边疆建设。因为会照相技术,他成了科左中旗第一代刑事技术员。

“当时,我一个人负责全旗的刑事案件现场勘查、刑事照相、指纹鉴定,足迹形态比对等,都是我自己干。”在那个艰苦的年代,他还清楚地记得一次现场勘查,因为距离放公安局100多里地,坐火车、赶牛车,整整走了一天才到现场。然而,革命热情高涨的李有金奔忙得像钟摆一样,时刻将自己摆得高高的。

将信仰高高举过头顶,李有金一刻也没有停下过奋进的脚步。2000年,李有金突发脑出血住进了医院,昏迷了三天三夜。即使如此,他仍然一心惦念工作。“我和同志们去医院探望老爷子,他费力地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:那个案子办的怎么样了?有没有结果啊?”科左中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原主任吴仁钦仍记忆犹新。

李有金就是这么一个纯粹的黄土高原汉子,忠诚铸就的红色血脉,流淌着的是对公安事业的坚定执著与无限热爱。

2004年,在刑事技术岗位上拼搏了30多年的李有金,正事从岗位上退了下来。然而,刑事技术不同于其它警种,经验的积累、老一代的“传帮带”显得尤为宝贵。由于工作需要,李有金重返岗位。在返聘的道路上,李有金一如从前、一如继往。

李有金的家就在单位后院,常常早来的是他,晚走的也是他。然而,这既是最短一段的距离,却也是一段最长的距离,这一路走来已是50个春秋。

一份物证,一生追踪

李有金工作的刑事技术室在五楼,一天数次攀爬,而他的脚步却是那么的坚定。他说:“只要还能爬得动,我还要爬下去。”

李有金是个干事业、停不下脚步的人。几年前,一农户一夜丢失了2头毛驴。古稀之年的李有金不顾一身的疲惫,一鼓劲追出了30多里地,终将失窃的毛驴追回。现场围观的群众争相问道:“这老爷子六十几啦?”,一旁的同志反驳道:“六十几?都已经七十多岁了。”

“干刑警的都这样,就像猎鹰一样,一旦发现猎物,就停不下脚步”。多年前,科左中旗白兴吐苏木卫生院发生一起盗窃案,令人不解的是现场没有任何痕迹物证。不甘心的李有金在现场转了三天,终于发现了半个足迹。然而,追踪数十里,却突然消失。

“人有,鞋有,可黄胶鞋上的记号没有了,这就怪了。”李有金说。

夜幕下,李有金连夜往复追查。“去时还是旧鞋印,回来就不是了。我分析是把鞋给换了。我就拿着电棒在草地里一圈圈转。在一个耗子洞,发现痕迹了。果然,鞋在洞里。”李有金至今还清晰记得当时的场景。

案子破了!牧民高挑大拇指,用生硬的汉话称赞道:“呜,这警察和警犬的一样哦!”

李有金是个干工作、从不讲条件的人。数年前,舍伯吐辖区案件居高不下,因为缺少刑事技术人员,案子常常搞不上去,急得辖区刑警中队长一愁莫展。前思后想,能不能把李有金请来?请示组织,没想到,李有金真的来了!

勘查现场、采集信息、师徒结对……李有金样样抢在前、干在先,常常连夜加班到深夜。由于路途远、任务重,李有金常常是几个星期才回一次家。在李月金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舍伯吐中队刑事技术工作快步向前,辖区治安持续向好。

李有金还是个求上进、永不止境的人。“我们年轻人学会的,他都会,我师傅用的还是五笔呢。”为了能够跟得上时代的工作步伐,适应现代刑事技术勘查需要,花甲之年的李有金下定决心学习电脑。然而,年龄大、记不住、电脑键盘密密麻麻……这给李有金提出了不小的挑战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李有金真的就学会了五笔、电脑绘图。

哒哒哒哒……看着李有金那双略显“笨拙”的键盘手,一下又一下,键盘敲击出来的了不仅仅是一本本现勘记录,更是人民警察对党和人民写下的无悔忠诚与担当。

一个人,影响了一群人

“你看看那个值班表,我师傅这么大岁数还值班呢,你说,咱们年轻人能不好好干吗?”白乌尼尔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卷柜的一角。

顺着手指的方向,笔者在一个不显眼的位置,看到了一张值班表:“白乌尼尔、李有金……白乌尼尔、李有金……”

“我们都劝他,有年轻人就行了。但是我师傅不干,排班他还抢着干呢。”白乌尼尔赞叹钦佩的话言。

身重于行。李有金就是这么一个重诺笃行的尊师。即使是打扫卫生的小事小节,李有金都以身示范、身体力行。“我要是这样做,是不是我徒弟,我身边的人也都这样做。”

白乌尼尔至今还清楚地记得,2004年他刚当上技术员时,李有金给他上的第一堂课。

保康镇保五村农户谷垛被烧案,白乌尼尔在现场找到一个脚印,后又发现邻居脚印与现场遗留极为相似。“当时,我拿不准,回去就找我师傅说:‘师傅你看看,这是不是一双鞋’,师傅看了之后说这就是那个鞋。我和师傅又去了现场,并到嫌疑人家搜查。当时,我师傅拿过来一看就说‘这不是前几天的一起盗窃案现场鞋印吗?’师傅说完之后,我更有信心了。”如今,回忆起这段经历白乌尼尔无不带着一种自豪与钦佩。

经过工作,案件成功告破,还带破了另一起盗窃案。

这是白乌尼尔“入学”的第一课,也是他重要的人生一课。言传身教、重诺笃行,李有金影响带动了一群人。

叩问信仰、校准方向,李有金做一生坚守信仰高地的精神守护者。


 

版权所有:中共陕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     技术支持: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