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留学生失联“绑匪”索要百万赎金 湖北宜昌警方跨国联动识破越洋骗局

2018-02-09 来源:法制日报
分享到:

市民张丽(化名)接到勒索电话,对方称其远在澳大利亚留学的女儿小萍被绑架,绑匪要求赎金100万元。

接到报警,湖北省宜昌市警方随即展开调查。一场“跨国联动”救援行动就此展开。

百万赎金

张丽与丈夫是宜昌市一所英语培训学校的老师,女儿小萍18岁,在澳大利亚悉尼留学。前不久,小萍说想体验下西方圣诞节,这次放长假没有回国。

2017年12月30日13时30分,张丽接到了女儿手机打来的电话,一陌生男子声音传来:“你女儿在我手上。”

对方要求,立即汇款100万元,不准报警,一小时内必须看到诚意。

“是真的,妈妈救我!”电话里紧接着传出女儿的求救声。

张丽和丈夫赶紧回拨电话,可女儿电话已经无法接通。担心上当受骗,两人紧接着拨打女儿同学及房东的电话核实,都说有几天没看到小萍了,一下子慌了神。

当日13时40分,小萍的微信号给张丽传来一张图片。图片里,小萍坐在床上,口部被贴了封条,手脚也被捆住,表情痛苦。

见此情形,夫妻俩一下子就懵了。回过神来,两人想起了宜昌市公安局平湖分局樵湖派出所副所长杨平,杨的孩子曾在张丽他们任职的学校参加培训。

接到电话,杨平赶到张丽家看了微信图片和账号,详细询问事情缘由后,初步判断这是一起电信诈骗案。

如果是诈骗,小萍为何会失联呢?万一真是绑架怎么得了。

“即便99%是诈骗,哪个父母敢为那1%冒险啊。”虽然杨平不断宽慰,但张丽夫妇仍是忧心不已。

跨国联动

眼看离约定的打款期限越来越近,夫妻忧心重重。其间,“绑匪”不停地来电威胁、恐吓,张丽哭着哀求不要伤害女儿,甚至准备去银行汇款。

不断宽慰张丽夫妇的同时,杨平内心也不平静。

一时间联系不上小萍,且有照片为证,一旦判断失误,后果不堪设想。杨平一边要张丽借口筹钱、证明孩子安全等从中周旋拖延时间,一边将两人带回自己家中。

“不能让他们心急之下去汇款,第一步还是要想办法找人。”杨平盘算着。

此情此景,如果按照流程报警、层层上报,再由外交部门出面协调解决问题,太耗时间,杨平认为“等不起”。

随后,杨平让张丽联系上悉尼的一个熟人,以小萍被绑架为由向当地领事馆和警局报警求助。

接到求助后,考虑到小萍情况的特殊性,在外公干的中国驻悉尼总领馆有关负责人随即驱车3个多小时,在当地时间夜里赶到悉尼警局。

2017年12月31日,悉尼当地警官马克开始调查寻人,杨平则一边稳定家属情绪,积极与悉尼方面保持沟通,一边试图从电话号码着手倒查犯罪嫌疑人。

小萍失联,且被绑照片属实。如果确实是电信诈骗,那她到底去哪儿了?

一场越洋营救就此展开……

循迹追踪

几经周折,杨平查询到“劫匪”的来电详情,发现勒索电话是使用恶意改号软件篡改而成。

越洋联动行动进展也很快,马克找到了小萍的同学、室友,了解到12月28日她出门参加派对后就没再回来,决定通过调阅小萍活动轨迹视频来锁定其位置。

“你们放心,目前来看孩子没有受到劫持,给我一天时间肯定能找到她。”新年的第一天很快过去,当晚,马克电话里的一句话让张丽如释重负。

2018年1月2日,马克通过大量视频追踪初步锁定小萍的行动轨迹。

剩下的事就是找到人。

循线追踪发现,离开租住地去参加派对后,小萍辗转去了多个地方,最后定点在当地一家汽车旅馆。

旅馆老板证实,小萍确实到过该店,但由于没钱付账就退房离开了。

马克分析,小萍身上没现金,按理应该走不远,便挨个搜索附近店铺,终于在当地一家茶楼内找到了小萍。

劫后“重逢”

消息传来,众人悬了几天的心总算落下。

通过小萍的描述,还原了此次“绑架”案的真相——

2017年12月28日,小萍接到陌生电话称其涉嫌“洗黑钱”,并收到对方传来的一份关于自己的“通缉令”。

小萍信以为真,按照对方的要求,重新办理手机号后独自躲进旅社房间。其间,对方借口办案需要,要求小萍将自己捆起来,将自拍照与求救声传到对方微信上,这才有了遭“绑架”的场景。

1月5日,张丽夫妇特地来到樵湖派出所向杨平致谢,随后再次打通越洋电话感谢领事馆工作人员和悉尼当地警方。

“活了这么多年,第一次遇到如此大的威胁,无力面对,是两地警官和领馆的外交官们帮了我们,让我们感受到中国人无论身处哪里,祖国永远是最大的依靠。”张丽感慨地说道。(法制日报记者刘志月 《法制与新闻》见习记者何正鑫 法制日报通讯员谭国荣)



版权所有:中共陕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     技术支持: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